据了解,Organovo和罗氏制药研究和早期发展部门的研究人员正在使用Organovo的3D打印人体肝组织为因药物引起的肝损伤建立分析模型,并区分曲氟沙星和左氧氟沙星,这两种密切相关的化合物具有不同的毒性特征。

据悉,使用Organovo的3D生物打印人体肝组织,研究者们能够检测出曲氟沙星的毒性,这是一种第三代抗感染药物,因为上市一年之后被发现有患者因服用该药而导致肝中毒死亡而被退市。当初这种药物在接受管理当局的审批时,传统的测试方法未能辨别出它的毒性。如今,使用3D打印技术的人体肝组织,罗氏公司和Organovo的研究人员能够区分出曲氟沙星和左氧氟沙星的毒性特征,后者是一种结构相关但是无毒的化合物。

Organovo希望,这些实验的成功能为3D打印肝组织结合其它方法,比如动物实验和2D细胞培养模型,用于未来制药产品的检验铺平道路。曲氟沙星对3D生物打印肝组织的组织学影响。单箭头表示细胞粘附损失,双箭头表示干细胞坏死的增加。

据悉,Organovo的3D打印人体肝组织是由病人的实质(肝)和非实质(内皮细胞和肝星状细胞)细胞群组成的,两者都有一定的空间结构和三维形状。该组织的三维性质使得罗氏和Organovo的研究人员能够鉴别出细胞间连接、CD31+内皮网络,以及结蛋白阳性、平滑肌肌动蛋白阴性静态星状细胞之间的区别。

此外,在培养液中的该3D打印组织能够在超过四个星期时间里将ATP和白蛋白的新陈代谢保持在相关水平,并能维持药物诱发的细胞色素P450的酶活性——这是2D细胞培养无法实现的。

文章来源:互联网采集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